当前位置:徐州市移式衣柜有限公司 > 技术中心 > 中国邮政报

中国邮政报

文章作者:技术中心 上传时间:2020-01-26

  妈妈要给我做新棉袄啦!我的心情就像阳春三月的太阳,暖融融的。我双手支着下巴,喜滋滋地看着妈妈在炕上忙活着抻布、剪裁、摊棉花。

  “布料不太够啊!就差一点了!”妈妈边剪边说。“有了!”只见她忽然跳下炕去,衣柜扣板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用破的花围裙,“正好,剪下没破的地方,正够用。”

  这句话就像窗外的雪花不经意间飘进了我的心里,顿时化作微凉。妈妈没注意到我心里的急剧变化,她麻利地将围裙剪开,往新布料上比画着…

  “怎么啦?”妈妈被吓了一跳。“脏!“我声嘶力竭地喊道。“都洗得干干净净啊!”妈妈哭笑不得,衣柜扣板无法理解我的心情。

  一天,妈妈在擀面条。我坐在旁边,手里拿着妈妈刚从姥姥家拿回来的旧照片,照片上的妈妈梳着当时流行的“飞机头”,高挑的个儿,很有范儿。

  “嗯,等你长大了,衣柜扣板妈妈老了,没有了,想妈妈时你就看看这张照片吧!”妈妈继续擀着面条,擀面杖在她手里有节奏地前推后挪。

  我再没接妈妈的话,一阵悲凉落在心里,我紧紧捏着照片,不错眼珠地盯着照片里的妈妈,头越来越低……

  妈妈拍了拍粘在手上的面粉,轻轻将我抱起来放到炕上,“睡吧!”又继续忙活去了。

  我躺在炕上,眼泪从眼角慢慢落下来,悄悄地哭泣。那年我7岁,第一次懂得妈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:“一亩地要个场,一百岁要个娘。”

本文由徐州市移式衣柜有限公司发布于技术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国邮政报

关键词: 衣柜扣板